<tr id="fd4nr"></tr>

  • <strike id="fd4nr"><sup id="fd4nr"></sup></strike>
    <nav id="fd4nr"><video id="fd4nr"><span id="fd4nr"></span></video></nav>
  • <strike id="fd4nr"><video id="fd4nr"></video></strike>
    <center id="fd4nr"></center>

    <code id="fd4nr"><em id="fd4nr"></em></code>
  • 成宜和加盟動態

    吃一碗成宜和牛肉面,暖胃又暖心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17

           蘭州人吃牛肉面,在蘭州是一道熱熱火火的風情線。蘭州人吃牛肉面,從不說是吃牛肉拉面,加個“拉”就老外了。近幾年,蘭州還流行一種新叫法,倆帥哥或靚女對話:“今早吃啥?”回答:“牛大”。倘若讓外地人聽著,會傻眼愣眼瞪眼。這是圖省舌頭力氣創造出的新名詞,是英語里稱呼詞的派生名字,它的全稱叫“牛肉面大碗”!芭4蟆钡牧硗庖粚右馑际鞘⑴H饷娴耐氪,能將一大碗牛肉面吃完,就是告訴對方,我行著哩。



           牛肉面的面條,在蘭州有粗細寬窄樣式,有區別,有講究。細的如線繩,二細略粗,三細又比細的粗,比二細還細一點。胃口有點不舒服或是消化不暢,還可以點一碗毛細,它比粉絲還細。韭(菜)葉型也是不少人喜愛的,還有寬的薄寬和大寬型,各不相同,寬的就一公分的樣子,薄寬形狀沒變,區別在厚薄。大寬可就寬多了,像腰帶。另有一個樣式叫三棱,顧名思義,就是像粉條粗細的三條角線,點這種樣式的顧客,雖然口里講:“下個三棱子!”多數的用意是要看看拉面師傅的手藝如何。


           蘭州人吃牛肉面,得放油潑辣椒。不要辣椒的食客,十有八九不是蘭州人。沒有辣椒的牛肉面,在蘭州人看來:“光湯湯水水有啥吃頭嘛!”比起兩湖四川人,在辣子面前,蘭州人不遜色。什么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,全不在蘭州人話下。在取飯窗口,人們說得多的話是:“辣子多些!”“再來,再來,再來幾下!”“要底下的辣子碴碴,不要上面的油!庇械牡陜,舀湯師傅手握調羹低頭照客人的吩咐:“六下!”“十下!”“十五下!”一下就是一調匙,那該是多少辣椒啊。當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面端在面前的時候,辣椒的紅顏色,已全部蓋住了蘭州牛肉面“一清二白三紅四綠”的特有色調。清的湯不見了,白的面和蘿卜隱隱可見,綠的蒜苗芫荽略微能見,只有紅紅的辣椒還有牛肉蓋滿了碗面,香氣撲鼻,誘人口角流涎。那些穿戴時尚,眉清目秀,舉止文雅的年輕女子,吃牛肉面調辣椒,真個是巾幗不讓須眉,反復給掌勺師傅交待:“辣子多些,再多些!”在取飯口,八、九歲小男幼女,爸或媽剛給他明示:“你少放些辣子!鞭D身他就壓低噪音:“叔叔,給我多放些辣子!



           面從鍋里進到碗里,下一位上場的演員就輪到掌勺舀湯人了。大凡牛肉面館里,掌勺人是主演,是壓臺戲。掌勺人立在鍋灶前,側面顧客站了一片,誰吃細,誰吃寬,誰辣多,誰面少,誰是一碗,誰要三碗,在收票的同時,瞅一眼,對方啥模樣,統統要記心間。幾分鐘一變,若不靈性,稍一疏忽,下錯面,遞錯碗,顧客可不干。只見掌勺舀湯人一勺一勺的湯,一匙一匙的辣椒,一把一把的蒜苗芫荽,一撮一撮的牛肉丁,伴隨著勺子碰鍋敲碗的清脆聲,一碗熱辣辣香噴噴的牛肉面就送到食客手里?凑粕滓说谋硌,也是享受,吃起面來,自然是筷子一挑嘴一張,口舌腸胃全都香。


           蘭州牛肉面是蘭州人在百余年前創造的方便快餐。蘭州人吃牛肉面就圖個噴香,順暢,新鮮,熱火還有快檔。碗大面多料全的牛肉面,價錢比洋快餐低老鼻子了,只有厚道樸實誠懇的蘭州人手里才出蘭州牛肉面。假設有天早晨起來,蘭州的大街小巷忽然不見有行人,商店門沒開,單位公司沒人來上班,工廠機器不運轉,別緊張,別驚怪,你放心好了,沒出什么大事,那是所有牛肉面館的師傅們太累了,商量好在一個地方喝“三泡臺”茶緩乏氣。于是呼,人們都在自家的廚房里調湯揉面,忙著制做牛肉面。至于那味道嘛,就再不用多想!


    信息來自:成宜和牛肉面微信公眾號


    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1061號    隴ICP備16003843號-1
    男女啪啪进出阳道猛进